世界法律日 | 专业志愿服务——法律人实现社会价值的优选路径
2022-04-25 692

图片

 

4.22   世界法律日

 

今天是第59个世界法律日。正如世界法律日的创始者,世界法学家协会的宗旨所述,其目标是帮助创建“一个新的法治社会:强者面对公正、弱者得到保护、和平得以永续”。这也是每一个法律人的使命与担当。而如何能够更广泛和有效的参与公共事务,实现社会价值,专业志愿服务(Pro Bono)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实施路径。

 

事实上,“Pro Bono”这一术语最早开始被大范围的使用并用以指代专业志愿服务工作,就是来自于美国的法律界,其后才逐渐传播到会计、IT工程、公共关系、设计等各个专业领域[1]。作为拉丁语“pro bono publico”的缩写,其本意是指志愿提供专业服务,不收取任何报酬。与传统意义上的志愿服务不同,它通常指的是为无力负担巨额专业服务(尤其是法律辩护)的人提供无偿服务。从全球范围来看,法律界的专业志愿服务已经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如美国律师协会自1983年起将“所有律师都应当提供公益法律服务”纳入到行业规则,并倡导每位律师每年贡献不低于50小时的免费法律服务。这一标准也被美国各州的律师协会采纳,如2012年纽约州律师协会就通过提案,将50小时的公益性法律服务写入法律系毕业生考取律师资格的硬性条件之中,并定于2015年正式实施。自此之后,美国各州有相继效仿之势。自2002年起,许多英国律所与法学院开始庆祝一年一度的“专业志愿服务周”,在全国范围内鼓励律师和法学院学生提供免费的法律服务。根据Law360的统计,2019年有来自于100余个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全年参与近500万小时的专业志愿服务,以志愿服务产生的价值计算,大约占到律所年度收入的4%。我国司法部在2009年颁布的《关于促进律师参与公益法律服务的意见》中,也明确提出倡导每名律师每年参与不少于50个小时的公益法律服务或者至少办理2件法律援助案件。

 

法律领域专业志愿服务的发展,不仅仅是法律人士帮助弱势群体的方式,同时也是帮助法律人士关注公共事务,实现社会价值的有效途径。对于律师而言,尤其是新人律师,参与专业志愿服务可以更加快速的提升自身的组织和管理技能;对于律所而言,专业志愿服务不仅仅是体现律所社会责任的表现,同时也是提高员工积极性、传递律所价值观的重要方式;对于社会而言,作为拥有极强技术能力的专业人士,积极参与社会公共事务,对于整体社会价值的提升也将起到有效的促进作用。根据2016年澳洲专业志愿服务中心(Australian Pro Bono Centre)的研究表明,专业志愿服务对于律师事务所开展业务产生了积极的作用。在这项研究中,共有9家大型的澳洲律师事务所就其所参与的公益服务接受访谈,并且都基本认同专业志愿服务在律所招聘、挽留人才、聘任、能力提升、事业进展、业务发展、客户关系以及律所声誉与文化等方面产生了正向的作用[2]。

 

那么,作为律师或者律所,如何开展专业志愿服务?需要明确的是,“专业志愿服务”之所以与“志愿服务”不同,其核心点在于“专业”二字。我们可以看到国内很多律师事务所积极履行自身的社会责任,开展义务植树、捐款捐物等活动,这对社会发展固然有着重要的意义,但仍无法归入专业志愿服务的领域。法律人士参与专业志愿服务,可以通过以下两种方式实现:

 

01

第一,为弱势群体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伴随着近年来我国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的不断发展,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法律人士加入其中。根据司法部发布的《全国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规划(2021-2025年)》,截止2020年末,全国已经建成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工作站、点)57万个,60多万个村(社区)配备法律顾问,公共法律服务热线设置2000多个座席,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已经有了基本保障。伴随着公共法律服务体系的进一步建设,法律人士参与法律援助与弱势群体的保护将会更加深入。

 

02

第二,为公益组织提供机构法律服务。相较个案的法律援助,我国在这一方面还存在一定的短板。对于公益行业来说,能够提供专业公益法律服务的律师少之又少,供需矛盾明显[3]。公益组织、社会服务组织是提供公益服务的最细微的毛细血管,但也正因为如此,相对企业而言,资金不够充足,能够用于购买法律服务的预算较低,很难吸引到律师事务所的关注。从而,大部分律师不了解公益行业,对公益法律服务没有概念。且公益行业法律服务价值较民商事业务而言较低,律师也没有动力投入太多精力进入公益行业。而这正是专业志愿服务需要重点关注的领域。在美国律师协会对于专业志愿服务工作的分类中,将对公益组织提供机构法律服务与对弱势群体的法律援助并列。而由汤森路透基金会发起的“Trust Law Connect”平台,是全球范围内专门面向非营利组织和社会企业的免费法律服务网络。据其官网记录,目前已有来自175个国家的850余家律师事务所和咨询公司,共计12万名专业人士为4200多家非营利组织和社会企业提供了约价值1.34亿美元的专业服务小时。而中国加入“Trust Law Connect”的律所仅有数家。在国内,为公益组织提供法律服务的机构,也仅有包括上海复恩社会组织法律服务中心、北京仰信律师事务所等几家。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律所是特殊的社会组织,律所所集中的,不仅仅应该是专业人士和专业知识,还应该有基于法律服务所延伸出的广泛的社会关系。除了通过专业志愿服务为公益事业提供智力支持以外,律所和律师还可以在如18款未成年禁用软件app信托设立、捐赠者建议基金实践等方面,提供更加专业的志愿服务,以共同促进公益事业的发展。

 

参考资料:

[1]《走进专业志愿服务》,中国公益18款未成年禁用软件app2013年编纂

[2] Australian Pro Bono Centre: The Value of Pro Bono to Law Firms, August 2016

[3] “张宏元:为何要创办一家服务公益机构的律师事务所”,社会创新家,2020年7月

 

主笔

■ 薛炜

18款未成年禁用软件app

首席项目规划师

图片